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心疼她(1/2)
监狱大佬们的小公主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另外一边, 伊利特星域的陈珏宫殿内, 他从噩梦中惊醒。

  奇怪,他已经许久不曾做梦了。

  这些年来, 他走在一条对能量体极限不断探索地漫长道路上, 他的情绪越来越平静, 早就失去了那种大惊大喜的悸动。

  可是前几日……

  陈珏凝眉, 回想着当时的冲动, 甚至都感到了几分道不明的迷惑。

  是年岁大了吗?

  还是能量体的诱惑, 让情绪发生震动波荡。

  这还是成为君主以后, 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稳定的能量体再次散发出松动的迹象。

  他本以为,人生再无前进的目标。

  暗宇宙的天花板对于他来说, 已经触摸到了,然后呢?

  是继续探索物质的潜力,还是寻找关于能量体的真相。

  甚至是、事关依利特家族的秘密。

  异能从何而来,暗宇宙的外面, 是否还有更高级的文明。

  陈觉看向窗外朦胧的日光, 不知不觉中已是清晨了。

  远方的太阳在一道弧形的云雾之中, 缓慢升起。

  他打开通讯器, 看到置顶的埃里克监狱的监狱长皮特头像, 对方, 并没给他任何留言。

  说明念念还没有消息。

  他的手臂传来一阵难以言喻的痛感。

  陈珏垂眸, 目光落在手臂的伤口中,那里还残存着小豹子留下的咬痕。

  在那道裂开的伤口处,跳跃着一股黑色的烟雾。他伸手要去抓它, 它呲溜一下子就消失了,好像是融进了他的血液之中。

  但陈珏知道,它还在,因为它并没有和自己真正融合。

  他想起埃里克监狱所处的位置,那是神秘的深渊,他曾怀疑这是来自深渊的污染物。但是,他用探测器诊断过这团神秘黑色雾气的波段,却发现并不是他以为的那样。

  而且,它也并未对自己的身体造成污染的不适,反而很调皮,游走在他的血脉中。

  或许……

  陈珏眯着眼睛,凝望着远处地平线初升的朝阳,心头有几分明悟。

  君主之上,是否还有路呢?

  他要闭关!

  一个关于杀戮的新想法在脑海中出现,他毫不犹豫的走向了君主殿,通过大祭司对外宣布,他,依利特星域的新君主,要闭关了。

  消息一出,在暗宇

  宙的顶层圈引起了一系列的震荡。

  依利特星域的权利再次回到了露娜依利特手中,让她产生了不真实的感觉。

  陈珏到底要干什么!

  而陈珏的侧妃、当初被陈念念挠了一爪子的娜利莎鲁恩老老实实的伺候着她的真姐妹露娜依利特殿下。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切走向了当前的状态。

  那些背后的老古董势力们怕是都在琢磨陈珏的动机。

  难道,他假装闭关,实际想要试探大家的忠诚度吗?

  这个念头一出,娜利莎就觉得自己真相了。

  同样这样认为的还有露娜依利特。

  所以,她并未第一时间联系碎星海的那位带走小皇子的仆人。

  她倒是想看一下,陈珏要干什么。

  ……

  埃克里监狱,监狱长皮特的办公室内。

  原本和小弟们一起打星际游戏的他听到通讯器响了,根本就懒得看。直到……

  他想起自己加了一位至关重要的好友。

  于是,他赶紧打开通讯器,卧槽,真的是来自君主陈珏殿下的留言。

  内容是我闭关了,出期待定,念念暂时托付给你,回报是一枚君主令。

  皮特看完留言,赶紧回复了一句“您太客气了,陈珏殿下。我会用性命保护好念念小公主。”

  叮咚,刚发出去的留言被退回了。

  系统显示对方不在服务区。

  “真的闭关了?”消息不灵通的皮特赶紧去星网查了查,发现并没有播报这方面的八卦。

  倒是有一条依利特星域的讯息比较惹眼,外交事务官换人了。

  新上任的人,貌似是原政权的嫡系。

  “难道说,真的闭关了呀。”皮特感慨道“这真是个不错的结果。”

  否则陈珏君主若是问起念念的近况,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复。

  难道要他告诉陈珏,您的女儿被五位大佬照顾的很好。

  五位大佬不但给她安排了爸爸妈妈,连爷爷、哥哥、弟弟都一下子配全了。

  一家六口人整整齐齐,日子过的可滋润了,就是和您没什么关系。

  尴尬,太尴尬了!

  监狱长皮特关闭通讯器,暗道不是他不报告,是对方已经离开服务区,指不定在哪个虚拟空间内闭关。

  他退出游戏,又打开了

  深渊监控录像,美滋滋地看直播。

  “兄弟们,念念又被安排功课了。”皮特话音一出,几个小弟们就立刻搬好小板凳,一起观看念念小朋友的学习课程。

  “大佬们也真是挺拼了……”队员甲感叹道。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大佬们也是人,也有一颗望子成龙又无可奈何的心。”队员乙嬉笑道。

  “胡说八道什么呢,我们的念崽才没有那么笨!”

  皮特训道“看,念念又开始表演不动如山了!”

  ……

  画面里,陈念念撅着屁屁,伸着手,像个青蛙似的趴在垫子上。

  旁边,郁珠儿妈妈温柔地说“念念不怕,念念慢慢地伸手,踹踹腿,试着爬一爬好不好?”

  爬不动哇。陈念念心里嘀咕,怎么爬,后腿踹不动。

  她纹丝不动地趴着。

  几个大佬旁边聚精会神地盯着她,席风云实在有点心疼了,说“她动了,真的,我看到了,念念真的有动了一下。”

  “我也看到了。”梅特克莱老人家心疼坏了,道“念念真的很努力,她刚刚抬了下小屁屁,不信你看,大拇哥往外翻了翻。”

  ……

  陈念念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动过。

  好糟心呀,每天都被训练爬行,然而她的身体僵硬的像个石头,使唤不动。

  现在这种状态下,她连合欢宗第二境界功法都不会运转,整个大脑对身体好像没有控制力似的。

  呜呜呜……

  “念念还没退缩呢,你们就先退缩了吗?”卡尔路易温莎训斥道。在教育崽崽的方法上,他和郁珠儿出奇一致地达成了和解。

  小豹子旁边坐着,他不是人,他没发言权,呜嗷……

  “这样下去可不成。通过基因测试,念念现在是五个多月了。眼看着半岁了,但是她连抬头都做不好,还不会踹腿。这些都算了,她居然对爬行一点都没有,这怎么成!”郁珠儿郁闷地说。

  “是啊,爬行锻炼大脑。大脑中连通魔物核的神经只有一岁内的宝宝才会开放。如果错过了训练期,会影响到她的魔物核觉醒。”卡尔路易温莎心里也疼爱崽崽,可是事关魔物核的觉醒,他怕耽误了孩子。

  梅特克莱凝眉,说“反正崽崽已经觉醒了一颗魔物

  核了,另外那颗觉醒不了就算了吧。咱们家五个君主级,也不差她一个。”

  “但正是那颗魔物核主导的血脉中有毒素呀。如果不尝试觉醒它的话,就没法彻底给崽崽治病,谁知道以后会给孩子带来什么样子的后遗症?”郁珠儿反驳道。

  “我提炼了念念的血去化验,那毒素更多的药效是沉睡。我怀疑念念刚出生后的那段时间,她的妈妈因某种原因故意让她陷入了沉睡状态。”席风云以科学的价值观参与到了辩论之中。

  他和梅特克莱两个老头子可真是看不惯这帮小年轻“虐”崽崽。

  一天到晚让崽崽爬,吓得念念一趴下就不动换,足足可以趴半个下午,最后流着口水就睡着了,多可怜呀。

  睡觉都不让躺着睡了吗?

  残忍!

  陈念念虽然无法说话,却听得懂大家的言语,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她的胎毒是来自母亲,然后露娜依利特妈妈的小皇子应该比她年龄小。

  两个人的出生日期不同,又要达到交换孩子的目的,看来自己头几个月是非清醒状态。

  直到露娜依利特妈妈生下了小皇子,她才被唤醒,进行了魔物核的赠与仪式。

  哎,听几位家长一说,陈念念倒是生出想要觉醒白色魔物核的心思了。
为您推荐